有脑洞,但根本无法静下心来打上一天的字。画画写字、肝游戏交朋友,都很喜欢。欢迎私信,看到一定回。特长是尬聊和话多。电脑党。喜欢纸质书籍。喜欢收集好看的本子和本子,天然话多流,即使不会弄手账也依旧喜欢囤各种手账本,最为罪大恶极之事就是买一堆本子结果一年都不见写一篇粮,画一堆草稿结果一年下来完整图量仅为1%。日常做梦所以脑洞丰富,日常无聊所以话多得一匹。主吹大和守安定,数珠丸前田包丁乱今剑papa骨喰鲶尾小祖宗好感度日常上升中。如果产什么废粮一般也就是关于以上各位的了。手速一级慢,打字全靠一指禅,也有手速满点的时候,(语文)考试时在卷子面前下笔速度之快全班望尘莫及。高中狗,因学业淡坑,,会在2021年高考后回坑。写下这段文字时是高中一年级开学前的最后一天正值15岁零102天。目标是北京外国语大学日语专业,愿意为之努力三年,请大家祝我好运不要猝死在半路上吧。最后自我介绍一下,我的lof名叫跳,其实本人一点都不跳(maybe),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条子(@北饮大泽)和猹(@行路难)都这么叫我。话这么多真是折磨我的一指禅啊,各位,三年后再见。谢谢。(悄悄说一下我实在是超级特别非常喜欢猹的)
以上。

五月遇雨

“清光,该走快点了,不然到时候又得淋成落汤鸡啦。”

披着浅葱色羽织的高大男子提醒立在糖葫芦摊前不肯挪步的小孩,小孩这才回过神来。抬头一看,乌云早就布满天穹。

“啊......糟、糟了!”

男孩脸色刷的一变,再顾不上瞄一眼红得可人的糖葫芦,慌忙将右手拖着的红鞘打刀抱在怀中,两步并作一步跟着男人往街道那头跑去。

“快跑啊快跑!”男孩边跑边嘀咕,“我可不想再被淋湿了!再被淋湿都快生锈了!”

  街上的人见两人匆忙如此,也不怪罪,不动声色便就让出了一条道来。新选组的冲田总司嘛、又有谁不曾耳闻他的鼎鼎大名呢?倒是冲田君身边那个个子矮矮的小孩,怀里抱着那么大一把红鞘长刀还跑得如此之快,真是怪难为了。


  夏季的雨是如此之快,就如同武士出鞘的刀那样,令人抓不着、猜不得、摸不透,也不知——那雨何时便就下了。

  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打在门口的灯笼上,灯火晃动,不知何处事物的阴影投落在纸拉门上,在与室外同样昏暗的室内看的格外清楚。院里有一间经久失修的和室,久了没人居住那纸拉门上便有了一个又一个不同大小的破洞,一有风吹过哪风就会鼓进屋里在偌大的房间里回彻,传出如同鬼魅哭嚎般的声音。

  要不是这刀具室里不止一人,他加州清光倒真是会害怕起来。这般的天气里,乡间不知疲倦的少年人应该会伙同起来玩百物语之类的游戏,虽说同那些被召唤出来的鬼魂并无本质区别,可他只是稍加一想也都还是会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口。

  这一季的雨已经持续下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因为要巡逻的缘故,新选组里的刀或多或少都有打湿。形成了自我意识的刀剑付丧神会自行保养,尚处于刀剑形态的无意识体则由刀主或付丧神负责维护。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堀川国广、长曾弥虎彻是早早出现的四位付丧神,加上最近才来的和泉守兼定,五把刀,所对应的其实只有三位刀主。

  五刀不出门的日子里便会聚在一起,切磋剑术或是保养刀剑。涂了油的刀不易生锈,此般阴雨连绵的天气里,油自然是用得较快。他记得半月前组里才派人去买了小半桶油,今天再看,已去了一大半。加州清光跳下刀架,跑到油桶前用油碟斟了一底,小心盖上油桶,轻轻呼出一口气。

  闷热、湿冷,一天又一天在这般温候里转来转去。街上的积水迟迟不干,午时太阳晃在地面蒸发水坑时的水气经久不散,院里同样积了不少水,在绿荫遮蔽下连阳光也不能奈何几分。推开面街的那扇门,闷人的水味就会扑面袭来,可关上门院中的寒湿又会从地板缝间钻出。这样的鬼天气,每年都会遇一遭,也不知什么时候才有点办法。

  “兼——兼先生!兼先生你在哪儿啊——”男声从走廊那头传来,几秒后就已至门外。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探进来,不好意思笑了笑:“加州先生,请问您有看到兼先生吗?”

  “有啊,不过和泉守那家伙,跑得贼快了,堀川你逮住他的时候记得提醒他一下,跑太快了小心一不留神撞门板上去哟。”

  每天堀川都会这么找上一通,一开始加州清光还会和大和守安定一起帮忙找,时间久了他也跟着长曾祢学,边开玩笑边将自己刚瞄见的活蹦乱跳的小身影溜去的方向指给堀川看。

  “谢谢加州先生!”

  堀川匆匆道谢,赶紧朝他所指的方向跑去,生怕晚了一步那个小兼定就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清光,你回来了啊。”

  冷不零丁一个声音在身畔响起,扭头一看,松散着黑发的蓝衣孩子已经坐在了隔壁的那张刀架上。

  “嗯,安定,醒了啊。”

  他也没有被吓着,脸色平静甚至还有点高兴地同男孩打着招呼。

  “还没有梳头,就我来帮你梳吧。”

  加州清光说着从袖中掏出一把小梳子。他有随时带着把梳子的习惯。

  


  转眼将近新年,整个京都都张灯结彩。走出大门就可以看到满条街都飘得有的各色各样的鲤鱼旗,空气中四处弥漫着糕点甜食还有年菜和清酒的香味。加州清光每天早晨起的时候,都会发现本该在隔壁刀架上的大和守安定不见了踪影,走到刀具室外绕着院子找了好几圈也没个什么结果,等到将近傍晚时分才又能看见不知从哪儿晃出来的男孩。





TBC.

以后会在这篇文上继续增添内容,不期待期待了......截至目前全文内容展开了不到十分之一,匆匆发表是因为快开学啦.......文笔烂,不期待有人喜欢了......毕竟濒临烂尾了嘛......开学=退坑=停更,虽然咱是没什么人会注意到啦。

Good  Bye。

评论
热度 ( 7 )

©  | Powered by LOFTER